400-188-6789

客戶入口    |    員工入口    |    企業郵箱    |    在線招聘

在線客服
客服熱線
400-188-6789
客服組:
在線客服
QQ:
客服一號
服務時間:
8:00 - 24:00

太龍資訊

INFORMATION

>
>
>
意義非凡!西醫發源地響起英文版“大醫精誠”

意義非凡!西醫發源地響起英文版“大醫精誠”

作者:
來源:
剛剛
【摘要】:
希臘當地時間11月1日上午,現代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的故鄉,希臘科斯市希波克拉底梧桐廣場,來自北京的10名醫生代表再次重溫希波克拉底誓言,來自科斯市和雅典市的西醫醫生代表也朗誦起英文版的“大醫精誠”,中醫西醫的人文精神在這裏交融。

希臘當地時間11月1日上午,現代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的故鄉,希臘科斯市希波克拉底梧桐廣場,來自北京的10名醫生代表再次重溫希波克拉底誓言,來自科斯市和雅典市的西醫醫生代表也朗誦起英文版的“大醫精誠”,中醫西醫的人文精神在這裏交融。

將現代醫學發源地的種子帶回中國初秋的科斯市,雲淡風輕。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北京市中醫管理局在梧桐廣場迎接科斯市政府捐贈的三棵梧桐樹種,這些樹種將跟隨北京醫生代表團一起回到北京,在北京生根發芽,長成參天大樹。

爲什麽北京的醫務工作者要千裏迢迢趕赴希臘科斯島上來迎接當地捐贈的梧桐樹種?

這棵千年梧桐可不一般——據傳2500年前,西方醫學奠基人希波克拉底就在這棵梧桐樹下講學,因此,這裏也被尊爲現代西醫的起源之地。去年4月,北京市衛生健康委主任雷海潮在科斯市訪問時,當時的科斯市長決定向北京捐贈梧桐樹種。經過一年的精心籌備,梧桐樹種終于要從西醫的故鄉啓程,奔赴中醫的故鄉。

“梧桐樹種迎回北京後,將種植在位于城市副中心的北京衛生職業學院新院區內。”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委員、北京市中醫管理局局長屠志濤說,目前北京衛生職業學院的新址已經選好,正在進行建設規劃。新院區規劃設計中,規劃有希波克拉底廣場,廣場中心位置建希波克拉底雕像,廣場周圍種植從希臘帶回的梧桐樹苗,與之遙相呼應的是代表中醫文化的銀杏樹大道。

“梧桐樹代表現代西醫文化精神,銀杏樹代表中國的傳統中醫文化精神,兩種樹的種植和融合,象征著中西醫文化精神的交流融合。”北京市衛生職業學院有關負責人表示,學院將在各系或各班中開展樹苗認領活動,醫學生們看護照顧梧桐樹的成長,這也代表希波克拉底的精神代代相傳。在學院新院區建設規劃設計中,還有醫學文化館,文化館包括中醫藥文化博物館和現代醫學文化博物館,將向學生及社會大衆傳播普及中西醫文化。

西醫發源地響起“大醫精誠”

在科斯市,有一座當地人稱爲藥王廟的世界文化遺址,這裏是每一位希臘醫學生成爲醫生的“聖地”。

科斯市長說,科斯市是西醫的發源地,希波克拉底的精神在這裏代代相傳。現在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的每一位醫學生在入學的時候都會宣讀希波克拉底誓言,誓言所提倡的醫務人員的正直、道德、關愛、細心、悲憫的精神流傳2000多年,因此希波克拉底樹從某種意義上也象征其倡導的從醫者職業道德精神。

今年獲得“首都十大健康衛士”稱號的吳疆,是此次專門來希臘宣誓的醫生代表之一,他是北京市疾控中心免疫預防所所長。對照《大醫精誠》和《希波克拉底誓言》,吳疆說,不論是中醫還是西醫,歸根結底都在強調“善待病人、救死扶傷,不能有私欲,這一點中西醫是相通的。”

這是中西醫的人文交融

屠志濤說,今天的中西醫交流活動是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一次醫學人文交流。“樹種捐贈和重溫中西醫誓言,是中西醫師祖的隔空相會。這既是中西醫人文的現場交流,更是兩個古代文明的對話;這既是東西方醫學的交流,也是東西方哲學的交流。通過重溫經典,兩國醫學專家在管理和專業領域進行了深度交流,對各自醫學曆史、文化和發展脈絡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中醫的發源地也歡迎西醫的到來。”

記者了解到,此次交流是北京市衛生健康委首次與國外政府機構在境外共同主辦的系列活動,首次與西方國家開展中西醫結合的深度合作,爲進一步推動北京市與雅典市友好城市合作及拓展“一帶一路”衛生合作探索了全新模式。

活動後,北京市中藥研究所與希波克拉底國際基金會簽約協議,今後雙方將在北京市與科斯市共同建設“傳統醫藥科研中心”,並通過此項目帶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天然藥用植物資源研究與開發利用。

據介紹,簽署協議後,雙方將針對共有的天然藥用資源,共同開展系統的種質基源、功效對比等品質評價研究和希臘藥用資源引進中國前必要的基礎研究;針對希臘及地中海地區特色藥用植物資源,共同開展中藥屬性和必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評價及希臘新藥用資源開發利用研究;按照歐洲藥典和國際標准化組織的相關技術要求,共同開展中藥質量標准化研究工作,制定藥材質量標准專論,健全完善中藥國際標准。雙方還將合作共建科研中心及聯合實驗室,在尊重知識産權遵守相關法律前提下,互認共享研究成果。以科研成果爲基礎,拓展合作範圍,帶動雙方相關産業及貿易發展,促進雙方傳統文化和人員的定期交流。

北京市中藥研究所所長、北京中醫醫院院長劉清泉說,中醫藥要走出國門爲世界各國人民的健康服務,就要按照中醫藥的理論體系,對各國的植物用藥進行研究和分析,使世界各國的藥物能夠納入到中醫的體系,在中醫理論的指導下發揮醫療的作用。古絲綢之路開通後,就有大量的西方植物藥進入中國,在中醫藥學家的研究之後納入到中醫藥的體系,服務于人民的健康。“乳香、藏紅花、沒藥、柯子、蘇合香等藥材原本是西方的香料、染料、調料等,經過研究之後,成爲中藥材,而且起到了原有中藥飲片不能替代的作用,西方的芳香療法也在中醫體系得到了提升和發展。”劉清泉說,現在希臘常見的響尾草、冠葉連翹、西薄荷等,都是具有芳香味的藥物,這類藥物在治療抑郁症和焦慮症有較好的療效。西方國家雖然也使用植物藥,但都是單味用藥。“協議簽署後,我們將在科學研究的基礎上,運用中醫的組方原則進行配伍,最後形成有效方劑。”

關鍵詞: